当前位置 > 主页 > 教育教学 >

迎接同侪教育的时代

2017-10-15 17:11 来源:师道新说 教师

原标题:迎接同侪教育的时代

内容提要:同侪教育,实质上是发动同辈人相互教育和自我教育;发动学生教练学生,让他们在行动中学习,焕发强大的主体成长力量;发动教师教练教师,让他们在实践中反思,实现更精彩的职业成长;发动高管教练高管,让他们在团队中自新,参悟领导力的精髓和要义。

作者简介:李现平,男,1965年生,河北沙河人,知名军事教育专家,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师从中国教育学界泰斗顾明远先生、中国现代军事教育学科开创者朱如珂教授。从军33载,曾任国防大学副研究员,2016年自主择业。现为自由研究员。

一、从发动群众斗群众谈起

不久前,一位任职于职业教育机构的朋友,向我咨询如何解决职业学校教师紧缺、管理教育工作薄弱的问题。我随口回答:“发动群众斗群众”。

这句话听上去很像“文革”的遗存。但是,如果我们将这个“斗”字换成“练”字,或者“教练”二字,把“群众”换成“学生”,只取其调动和发挥学生同辈相互教育与自我教育的力量,这就变成了当下中国最有前景的一种教育改革探索:同侪教育。

在“互联网+”时代,当所有的知识都可以在网上快速搜到,所有的答案都可以在网上快速征到,所有的技能都可以在网上快速学到时,“传道授业解惑”已经不足以准确定义教师这个职业。

如何像中国佛教禅宗所主张的那样,开启人们的内省智慧,使每个人都能够顿悟自性而成佛?如何秉承启发式教育的传统,在启发自觉和推动自新上有所突破?如何实现“用一个灵魂去唤醒另一个灵魂”,达到崇高的精神境界?这是当代师者共同面临的紧迫课题。

近来国际上兴起的同侪教育,就是对这一紧迫课题的积极响应与有力回答。据说,20多年之前,美国哈佛大学针对传统大学物理教学单向信息传递的缺陷,提出了同侪教学(peer instruction)主张,以“强调学生在课堂的学习互动,意在通过小组内学生对物理概念意义的讨论,使他们参与到教学之中,成为积极的思考者,以促进其对基本概念的理解以及问题解决能力的提高。”

“同侪”这一概念,最早出现于中国春秋年间《左传》一书。《左传・僖公二十三年》,记载了晋国公子重耳,在各国流亡时的种种遭遇。重耳流亡来到郑国,国君郑文公不按照列国王公的规格来接待重耳。郑国大臣焉叔詹,奉劝郑文公礼遇重耳,并讲了三个理由。

最后焉叔詹说:“晋郑同侪,其过子弟固将礼焉,况天之所启乎?”意思是说:晋国和郑国是地位相当的兄弟,相互间过境的子弟理应以礼相待,况且上天所启示和眷顾的这个人呢?后来,“同侪”指与自己在年龄、地位、兴趣等方面相近的平辈。

同侪教育,本意是指平辈人之间的相互教育。其主要特点是,在平辈人群体中,大家平等对话,相互支持,相互帮助,以实现共同进步。在这种教育中,传统意义上的教师,将进一步退居幕后,不再是正襟危坐的主宰,而更像在一旁热心添柴加火的教练和顾问。

教师的主要任务,不再是直接教育或教练学生,而是发动学生教练学生。在教育过程结束时,教师作为帮助者渐渐隐退,而学生作为强大主体渐渐生成,真正进入“教是为了不需要教”的理想境界。

二、发动学生教练学生

2011年,我发表过一篇文章,《向经验学习,向学员学习,向同伴学习,向团队学习──任职教育有效教学的四大支柱》,以强调学生之间相互教育的重要性。提出这“四大支柱”,正是为了弥补传统教育突出向教师学习和向书本学习的不足。

可以看出来,当前教育改革的一个重要趋势,正是进一步降低向教师学习和向书本学习的权重,腾出更多时间和空间,加强向经验学习、向学员学习、向同伴学习、向团队学习。而这四大支柱,也正是同侪教育的着力点。

提出这四大支柱的理念,得益于我对美国西军校军事教育成功经验的长期研究和思考。

中国的学校教育,无论是军队院校还是地方院校,无论是高校还是中小学校,无不强调向教师学习和向书本学习。以至于,教师讲,学生记,讲教材,背答案,成了中国教育的显著特征。

这一过程,尽管在短期内可以实现学生成绩的快速提升,但是却在不知不觉中牺牲了学生的主体参与、主体体验、主体精神、主体力量。到最后,学生尽管学习成绩突出,但谈不上好学和会学;尽管知识相当丰富,但谈不上有文化、有修养;尽管考试成绩很好,但创造力和思想力贫弱,“优秀但不杰出”。

而美国西点军校却不这样。它的各项教育计划,无不强调发动学员教练学员,尤其是发动高年级学员教练低年级学员,并探索出了一套系统完备的以老带新教育管理体系。

甚至,为了突出高年级学员的绝对权威,便于发挥同侪教育的力量,它开发出一系列的制度和法规。比如《一年级制度》,就明确规定了新学员无条件服从和绝对执行的角色。再比如西点军校《学员军衔制度》,比照陆军部队官兵的军衔,为四个年级的学员,制定了从学员列兵到学员上尉的各种军衔符号,以便于各年级学员相互识别。西点军校的《学员旅制度》,从学员旅长到学员排长,以及各级参谋班子,为高年级学员设置了各类领导者角色。

这样一来,单一的“教-学”关系,变为复杂的“教-学-学”关系。教师的职责,由简单面对每一位学员,变成了主要面对少数高年级学员,间接面对全体学员。学员团队有了文化传承,学员成了这个文化的主角。许多教育职能,代代相传,自动实现。

教师的工作,也就突破了战术性、个体性和事务性,更加带有战略性、全局性和艺术性。

而“发动学生教练学生”这门艺术的要诀,恰恰在于“发动”二字。它显示出,教师的作用不是更小了,地位不是更低了,恰恰相反――作用更大了,地位更高了。

三、发动教师教练教师

在教师教育中,也大量存在类似的情况。

作为师者,我几十年来也接受了多次职业培训。但给我的总体印象是:沉闷压抑,满堂灌,照本宣科。

我曾经想,这样的教师培训,看上去每次都在积极地宣传和推广先进教育理念。但实际上,培训者却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在一巴掌一巴掌地打自己的脸。无非是用行动证明:我宣扬的这些先进教育理念,全是骗人的,行不通,做不来。

所以,当我有机会到各地讲学,宣扬先进教育理念时,我下决心一定要改变这种说一套做一套、心口不一、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教师教育痼疾。

我的学术报告,通常设计成三个环节,或者说三个1小时。第一个小时,我来讲自己的思想和见解;第二个小时,组织现场分组讨论、汇报和点评;第三个小时,自由提问和讨论互动。

我感到,报告人的讲授,这仅仅是学术报告拉开了序幕而已,它的正剧是听众的分组讨论和汇报展示,它的高潮在现场提问和讨论互动。这样的设计,使得我能够一步步将听众的参与热情调动起来,最终提出有挑战性的问题;同时它也激发我的想像力和创造力,让我不断做出更加精彩的回答,引发更加深刻的思考。

一位教育界前辈,在谈论职业培训时提出:没有讲师,不可以搞培训吗?没有教材,不可以搞培训吗?没有教室,不可以搞培训吗?而他组织职业培训的独特风格,正是发动学员的自我教育和相互教育,而且效果出奇的好。

所以我在想,今后我们中国的大中小学和社会各界组织学术报告,是不是要改一改风格,打破一言堂和满堂灌的格局,确立类似这种三个1小时的新格局?这样,不仅可以让那些滥竽充数的所谓专家望而却步,从而大大降低假冒伪劣的概率;也可以极大地提高学术报告的质量和效果,产生更大的社会价值。

其实,同侪教育,已经成为教师培训的一个重要流派。它特别强调发动教师教练教师,组织教师培训教师,帮助教师指导教师,让教师们在相互切磋和相互砥砺中,实现相与成长和共同进步。

自助者,天助也。想一想吧,如果一位教师不能够在日常的同侪共事中获得学习与进步,而总是如饥似渴地等待着别人的醍醐灌顶,这样的教师还值得教育和培养吗?还能够“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吗?

四、发动高管教练高管

在企业领导力教练领域,发动高管教练高管,已经成为一个极其重要的教练流派,也为同侪教育提供了有力的佐证。

曾经被《华尔街日报》评选为“十大高管教育家”,被《哈佛商业评论》评选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50位领导力思想家”之一的美国“高管教练第一人”,马歇尔・戈德史密斯,对领导力教练技术的一项重要贡献,就是引入了教练对象与其主要利益相关方的深入互动。

传统的领导力教练,借鉴体育教练的工作模式,开发出一系列对领导者个人的教练和指导技术。其主要特点是针对和服务于某个教练对象。

但是马歇尔・戈德史密斯认识到,领导力本身就是一个团队协作的概念,离开了教练对象的团队背景和企业环境,就谈不上领导力教练,更难有什么成效。再者,领导力概念本身,就包含了对部属、同事,甚至上级进行领导力培养这个极其重要的要素。进一步讲,领导力教练活动的成效,需要一个能够“感同身受”的“第三方”来给予评价反馈。这个“第三方”的评价反馈,也必然会成为领导力教练对象成长进步的重要影响力量。

所以,他大胆地将教练对象的“利益相关方”,也就是他们最为重要的上级领导、直接部属、关键合伙人等等,一并拉进了领导力教练活动中来,形成了具有“同侪教育”特性的领导力教练体系。

他开发的领导力教练程序,就包括了:教练对象明确自己的“利益相关方”、教练对象向自己的“利益相关方”征询意见建议、教练对象对“利益相关方”的意见建议做出积极回应、“利益相关方”评判教练对象的领导行为是否有了实质性改进。

这样一来,长达几个月的对某家公司某个高管的领导力教练,往往会调动和影响到这位高管周边的一大群人。与其说是这位领导力教练在帮助这位高管改变他的领导行为,倒不如说是这位领导力教练发动这位高管的一群“同侪”,来帮助他“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往往是,到教练计划结束时,不仅仅是这位高管,而且包括他身边的这群人,在领导力方面,都得到了彻底的改变。

看来,发动高管教练高管,其中的功夫也在“发动”二字。他不是要推卸教育者的责任,而是要通过调动同侪参与,使教练活动获得更加强大的能量,达到更加理想的效果,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

通过一个支点,撬动整个地球。这难道不是一种非常聪明的教育吗?

所以我强调,同侪教育的关键,不在于同侪之间的互动,而在于教师对这种互动的发动和驾驭。

为什么我一开始要借用“发动群众斗群众”这个说法?正是为了将“发动”二字原汁原味地借用过来。

点击次数:66  更新时间:2017-10-16 09:44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