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教育教学 >

三本独立学院, 应该尽快彻底和母体大学脱钩

  随着2017年高考大幕的徐徐拉开,各省市今年的招生规则也开始陆续公布。

  包括北京,安徽,福建,四川,广东在内,越来越多的省份开始将本科二批三批(也就是我们一般所说的“二本”和“三本”)合并招生。

  (在社会上大多数人的眼里,三本=独立学院,但实际上这两个概念还是有明显的不同。为了方便讨论,规避这些详细的概念区分,后文中的“三本”基本涵盖了这两个概念。)

  二本三本之间的界限逐渐被消除,对于三本学生来说,到底是还消息还是坏消息?

  三本大学生未来的路,是越走越窄还是越走越宽?他们未来的出路在哪里?

  三本高校近年来丑闻不断是因为什么?这种现象又应该怎样解决?

  (来源:中国青年网)

  三本独立学院是怎样出现的?

  以“独立学院”形式存在的三本院校,在中国是伴随着1999年高考大扩招而出现的。

  当时的历史背景是:国家下大棋决定高考扩招,99年当年就比98年扩招了近50%,而且后面几年一直保持了类似的扩招速度。

  但当时已有的公办高校并没做好相应的准备,很快就全都人满为患,有些学校甚至连安排宿舍都成了大问题,指望靠他们一年半载就能解决多出来的几十万学生根本不现实。

  (来源:新浪博客)

  于是国家开始在存量外做文章,除了加速审批新大学之外,还开了政策口子,允许公办高校与民间社会组织及个人合作办学,授予大学本科学历。

  具体的模式有公立高校和地方政府合作办学(这些很多都成长成了三本中的佼佼者,如浙大城市学院);

  有私营企业出资,公立院校出品牌出管理合作办学(这种模式占了独立学院总数的七成以上);

  还有一部分在公立高校里有志难申或者临近退休的教师干部,主动辞职出来,依托母校的人脉资源拉投资牵线搭桥,成立的独立学院。

  (来源:中传南广学院官网)

  1999年当年,仅浙江省的20所公办院校里,就有18所成立了自己的独立学院,江苏,山东,陕西等教育大省里,各类独立学院也如野草一般野蛮生长起来。

  直到2003年,教育部才颁布文件对独立学院的创立和运营进行规范,目前现存三本独立学院,其中一大半实际上就是1999-2003那短短几年里成立的。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目前一部分独立学院已经有了不错的教学水平和一定的科研水平,甩开“三本”的帽子,实现了脱离母体高校,并纳入了本科一批二批的招生序列。

  国内独立学院实力十强

  (排名来源:艾瑞深中国校友会网)

  但仍有相当一部分独立学院,至今仍然在生源质量差-政府支持基本没有-教学水平粗制滥造-学生毕业后就业竞争力低下-生源差的怪圈里打转。

  三本高校毕业生的就业也一直是各类高等院校中最困难的群体,不少企业招工过程中都会赤裸裸地歧视三本学历,不少三本院校学生的就业率甚至还不如大专高职。

  不少独立学院实际控制人缺乏管理高校必需的基本素质

  如果对一批有代表性的独立学院发展历程进行个案分析,你会发现,决定其发展轨迹的并非其挂靠的大学牌子硬不硬,也不取决于是不是能傍上个李嘉诚式的好爸爸。

  关键在于,学校成立和运营的目的是打算实实在在办教育,还是借教育的名义圈地或圈钱。

  那些发展不顺甚至出现危机的三本学校,很多实际上差的并不是钱。

  三本独立学院的学费是按照市场化定价,平均都在每人每年15000-20000元甚至更高的水平,是普通公办高校类似专业的两三倍以上,实际上只要能保证招生人数,多数应该是不差钱的。

  如果你去三本院校实地走访,你会发现很多都是一水的崭新建筑,校园环境基础设施比相当一部分二本公立院校要强很多。

  占地庞大,空旷崭新的校园,是不少独立学院的标配

  (来源:新浪博客)

  但问题是:高等教育真不是光靠钱就能堆出来的。

  目前国内多数独立学院的办学模式中,学校的真正权力并不在学院挂靠的公立大学手里,而是由实际出资人把持。

  虽然按照现有的管理制度,独立学院应该实行“院长负责制”,但由于至关重要的财政大权掌握在董事长或出资人手中,如果没有董事会的支持,院长就会处处挈肘。最终能够留下来的,要么是有更高层次的权力撑腰,要么就是所谓的“自己人”。

  而按照中国青年报2014年的调查,国内现存的三本独立学院中近七成由房地产资本等掌控。

  (来源:中国青年报)

  数据来自教育部网站,截止日期:2013年6月19日

  而这些三本院校的实际控制者,很多就是民营企业老板,对于高等教育行业的规则和规律既不懂也不够尊重,缺乏管理一所高校必需的基本素质。

  不少三本院校的老板把学校当成了摇钱树,把学校教职员工当成了可以颐指气使的仆从,把学生当成了要宰了吃肉的牲畜。

  不仅学生的声音丝毫不受重视,连学校教师的基本劳动权益都不被尊重。他们的某些做法,有时甚至超出了社会道德和法律能够接受的底线。

  因患癌症被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

  开除的教师刘伶利及其开除通知

  (来源:领育网)

  去年曾经闹得沸沸扬扬的“大学女教师刘伶利因患癌被学校强行开除,法院判决开除无效但学校拒绝执行判决”的事件,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案例。

  事件的焦点人物: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前任院长陈玲,个人简历显示是北师大博士毕业,北大研究员及访问学者。

  但北师大明确表示,从来没给陈玲颁发过任何学位,北大也表示该校正式教职人员里没有她这一号人物。

  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前任院长陈玲

  (来源:网易教育)

  除学历造假之外,陈玲先后用各种手段逼走几任兰州交大任命的院长,和她丈夫(常务副院长王吉祥)两人把整个学校弄成了夫妻店一言堂,所有的集体领导制度都形同虚设。

  因病被开除的博文学院老师也并非只有刘伶俐一人,还有至少三名老师因为体检报告中有癌症,心脏病等记录而被博文学院无理辞退或开除

  这些丑闻被央视等全国媒体一一揭露,引起了舆论的极大愤慨,她本人最终也不得不在2016年9月辞职院长职务,但仍留任该校董事长。

  用以赚学生学费为目的,或者拿学校当幌子开发房地产的思路来搞,三本独立学院的教育水平能搞好那才真是见了鬼了。

  独立学院丑闻不断,

  已经成为母体学校的负资产

  其实在创办之初,母体高校对于三本独立学院的发展还是非常热心的,有些独立学院基本就是靠母体学校的师资等各方面支持,才撑过最开始的几年走上正轨的。

  按照行业惯例,独立学院的学费等各项收入中,也会给母体高校10%-30%不等的抽成。

  在本世纪初高校财政普遍窘迫的情况下,这笔额外收入对于穷的叮当响甚至欠了一屁股债的公立高校来说也相当宝贵。

  (来源: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官网)

  但近十年以来,这些独立学院逐渐从本来的香饽饽现金牛,变成了母体学校甩不掉的负资产。

  近年来见诸于媒体关于大学的负面新闻中,关于各种三本独立学院的占了相当高的比例,远远高于三本学校或学生的占比。

  两个月前,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华清学院强制给学生宿舍安装空调,要求每人多交每年几百元的宿舍费,不同意就要搬离宿舍。

  事情报道出来后,大学声当时在每日新闻资讯中,全文转载了主流媒体相关的新闻报道。

  但当天在我们的评论区就有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的同学留言,表示此事和他们学校毫无关系,纯是下属的独立学院华清学院自己搞出来的大新闻。

  (来源: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华清学院官网)

  而我们为此搜索了与此事相关的新闻报道,其中半数以上也都只点出了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的名字,读了报道能搞清楚这是独立学院行为的则并不多。

  在“患癌女教师刘伶利被辞退”事件中,兰州交通大学半个多世纪积攒的声誉几乎遭到毁灭性打击,不少该校学生及校友在网络上纷纷表示自己的愤怒,要求学校尽快和博文学院停止合作完全切割,但也并没有得到校方的正面回应。

  独立学院自己胡搞弄出丑闻,母体公立大学无辜躺枪,然后学校名誉严重受损,最后真正受害的还是学生,这已经几乎成为了高等教育行业里的惯例。每年都会发生几起类似的事件,“刘伶俐事件”只是其中比较典型的而已。

  国家应该尽快彻底解决三本历史遗留问题

  目前三本独立学院的这套制度,是完完全全的中国特色,在世界高等教育发展史上也很难找到类似的模式。

  但经过十几年的实践,已经基本证明这套模式并不成功,不符合教育的基本规律。

  国家也多年前就意识到这个问题, 2008年教育部颁布了《独立学院设置与管理办法》,开始引导独立学院自立门户,要求独立学院按独立设置的普通本科高校标准进行规范,并给予5年过渡期,以及转设、回归母体高校、迁址新建,终止或停办等6条规范路径。

  这种努力收获了一定的成效,按照2016年教育部公示的高等学校名单,独立学院总量从2010年的323所降至了266所,有五分之一的独立学院已经正式和母体高校脱钩。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但由于涉及利益复杂,找不到妥善的解决方式,更重要的是主管部门也没想清楚对这个问题该怎么处理,最终多数学校5年过渡期到期之后也都被迫延期,于是问题一年拖一年拖到了现在。

  目前国家出台二本三本合并招生的政策,也有相当一部分目的是鼓励高校之间的生源竞争,以实现优胜劣汰。

  但由于中国人口结构的变化,90后比80后人数上有了30%-40%的断崖式下降(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

  ( 来源:面包财经)

  目前不少三本高校已经开始体会到招生难的滋味,甚至某些省份近年来一大半的三本高校已经招不满名额。

  而即将进入大学的00后一代人数将比90后再减少3000万以上,三本高校的招生将会更加困难。

  如果国家不在这几年期间趁大部分三本院校尚能保证财政健康,配合高招规则改革,尽快对目前三本独立学院的历史遗留问题拿出一套解决方案,加强他们的教育水平和就业竞争力,

  恐怕过几年,当三本院校遭遇大规模招生困难,甚至出现集体资方撤资学校烂尾,上了两三年还没完成学业的学生无路可走的时候,这个问题将更难解决。

  ( 来源:央视新闻)

  这并非是我们耸人听闻,毕竟这些“高校老板“们一直都是以做生意的思路来运营学校,而不赚钱的生意肯定是没人做的。

  一旦不赚钱资本变脸的速度能有多快?问问这段时间正在维权的易到租车司机,一地鸡毛的乐视贾老板,还有还没花完充值的乘客就知道了。

  而目前也并没有什么法律能够约束他们的类似行为。至于受影响最严重的学生利益,他们真的关心吗?

  前两年的高招投档过程中,

  有不少独立学院在一些省份遭遇了“零投档”

  (来源:新浪教育)

  到时在维稳压力之下,仍然没有与旗下独立学院脱钩的母体高校,可能就不得不再做一次接盘侠了。

  近几年教育界一直热议的“应用型大学”,大家都觉得概念很好却一直没法落地,一个重要原因是现存的高职院校基础太差,想以德国模式进行改造难度太大。

  而这些三本高校则很多都拥有现成的基础设施和师资,转型新模式的成本远远低于直接从高职基础上建设。

  德国式的应用科技大学在国际上享有盛誉

  或可为三本独立学院转型带来一些启发

  (来源:南京邮电大学通达学院官网)

  这只是我们一点不成熟的个人见解,全国这么多教育领域专家,集思广益肯定能找到问题的解决之道,但千万不要因为问题复杂就逡巡不进,坐视近在眼前的事态恶化风险。

  想看更多精彩大学学业生活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大学声(collegesay)

  大学声,由全球领先的学生学业发展平台 ApplySquare(申请方)出品,专门服务于海内外大学生。

  这里有学业的真知灼见;有生活的点滴智慧;有情感的真挚倾诉。我们的口号是:大学声,为大学生发声!

点击次数:196  更新时间:2017-05-09 12:45 

友情链接: